《史蒂芬罗杰斯情诗选》试读

我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倒地不起!挑遗像梗!你是怎么想出来这种高虐梗的太没人性了!简直不能细想史蒂夫一张一张看着吧唧的照片还要挑一张当遗像的心情啊!心碎成渣渣啊!以及最后一句更是会心一击!太狠了!不过既然都这样了干脆再狠点,扩写成短文可以有!

纳兰妙殊:


  • 那 天,我 挑 选 遗 像



 


他们说这是


应该由我来做的事情


 


当照相机收留香甜的影子和光


寄存在胶片上


它不知道会成为这种候选者


 


许多脸,许多时间从手掌上抖落


排成寂静的队列


 


前几个瞪圆双眼的婴儿,口含手指的男孩


还相信果实多于荆棘,


母亲的双乳与游乐场象征永恒


 


得等待下颌骨变宽,手脚增长


日子像吃冰淇淋,


一匙一匙挖掉婴儿肥


1930年的燕麦,面包和蜂蜜提供


更多更精美的皮肉,装饰骨骼


 


那几张面孔上有初春的薄雾


有第一次剃须的小伤痕


看不见的阴翳中,我记得根茎的膨胀


毕业典礼和新兵训练营的人群


牙齿在大笑的嘴唇之间


沸腾雪白的光


 


那么多脸,那么多时间


(那肌体如今在哪儿躺卧?由谁喂养?)


它们自以为钉牢了滑溜溜的永恒


 


不,我不能选择。


细长的儿子,纯真的情人,军帽歪斜的中士


所有微笑都婉拒那个头衔 [注]


生的欢乐不能套进黑框


代表死亡,领受哀悼


 


最后,他们说这是


必须由我完成的事情


 


于是我闭上眼睛抽了一张


 


发现抽出的是我自己的照片


 


[注]“头衔”指“遗像”。


译注:本诗刊于1944年8月《Observer》(《观察家》)。


这首诗讲述替亡友葬礼选择遗像的过程。可以从诗句中看到,一张一张翻阅旧照,梳理自己与亡友一起成长的经历是多么痛苦。相纸上的人从两颊婴儿肥的男孩,成长为健美英武的青年军士,但所有美好的笑容只能作为遗像的备选。最后作者决定听天由命随手摸一张,却摸到了自己的照片:某种程度上,葬礼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爱人死去了,就像自己也死了一次。


虽然诗作者最终没有说葬礼到底选择了怎样的遗像,不过本诗在《Observer》刊登时,征得亲属同意(原编者注),配发了詹姆斯巴恩斯的军人标准照,下面附有杂志主编的手写题词:“本编辑部谨向所有为反法西斯战争献出生命的英雄致敬。”








【诗集是《重逢的三个昼夜》本子的赠品,内容不公开,不过会挑几首陆续放出来作为试读。


整本诗集的体例和风格大概就是上面那样。当然,绝不全是这么痛苦的诗。热恋诗,悼亡诗,田园诗,民间歌谣,以及歌颂爱情快乐的诗、隐晦的小黄诗,都会有。


这首是昨天下午写完的,自己很喜欢,拿给阿B看,她也很喜欢,说可以拓展成一篇短文嘛,就写Steve独坐整理遗物、挑选遗照的过程……(好吧也许等都忙完了可以写出来伤害群众_(´・ω・`」∠)_


事非经过不知难,原来写诗比写小说散文都吃力多了啊Orz  


And,本子印调预售等信息以后也会更新在美工君阿B开的微博@whitecity白城~~怕错过的可关注一下】


把格格喊来受伤害XD @腐则天 

评论(3)

热度(282)

© 腐则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