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全新定义 第九章

一切属于原作者:midnighttypewriter   via  AO3

照例感谢 @Erix 帮我解决翻译上的问题,以及 @暁の部屋 的精确捉虫XD


【大盾男友力爆发咯!本章最后有闪光弹请注意闪避】


第九章 公布


巴基正在穿他的冬兵制服,就史蒂夫而言感觉很不方便,他恨不得亲自为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巴基收拾打扮,但皮革和防弹纤维没什么可下手的地方。他退而求其次地用手指梳理着巴基的头发。“你紧张吗?”他问道。


虽然明显就很紧张,巴基还是耸耸肩。“我搞不好只用一块口香糖和一个回形针就能杀光全场。”他阴沉地说。


史蒂夫压下一股畏缩的冲动。“是吗,但你能跟他们好好讲话吗?”


“等着瞧吧。”巴基抓住史蒂夫仍在试图理顺他头发的手,“行了,我才是这段关系里扮演老母鸡的那个。”


史蒂夫不好意思地咧嘴一笑:“抱歉。我只是想让你看起来更光鲜体面,但我已经无力回天了。”


“混球。”巴基做了个深呼吸,“好啦,咱们开始吧。”


这是一个只有持邀请函才能出席的记者会,只有斯塔克的人信任的记者才能进来。其他的人都只能满足于一篇措辞谨慎的新闻稿。这不是理想的方式,这样会招来很多质疑,但他们不打算一开始就把巴基丢入虎口。对于巴基向公众公开身份的意向,复仇者(以及公关团队)内部很难达成一定的共识。毕竟宣布巴基死而复生是一回事,但承认冬日战士的罪行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来协商,最终想出一个各方都认为可以接受的说法。


当史蒂夫和巴基走上台时,座位上已经挤满了挥舞着麦克风的记者们。史蒂夫摆出了上镜专用的笑脸,巴基却面无表情,但至少还算不上不友善。史蒂夫站在他的左侧稍稍退后一点的位置。他在这里仅仅算是精神支持,这是巴基的个人秀。


巴基小心翼翼地走近舞台中央的麦克风,他向人群展开一个空洞的微笑。“嗨。”他咕哝了一声。一阵沉默之后,不知道是谁迟疑地轻笑起来。这打破了一些紧张情绪,因为史蒂夫看到巴基的姿势没有方才那么僵硬了。


“我不擅于长篇大论地演讲,那是史蒂夫的活儿。”巴基用大拇指指着史蒂夫说,“但我要求这么做,所以有了这个记者会。顺说,我是冬日战士,如果这只标志性的高科技义肢还没让你认出来的话。”在此他为自己赢得了更多的笑声。“我的名字是……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是啊,我知道,谁晓得我父母给我起名时是怎么想的?(译者注:与美国某届总统同名)叫我巴基就好了。”现场一些记者倒抽了一口气。舞台后方,一块大屏幕亮了起来,在那上面,冬日战士的脸逐渐变换成一张巴恩斯中士的老照片。“听着,我希望我能用一个单纯的童话故事来解释这一切,但事实是丑陋的。你们听说我死于战争,我本来也可能已经死了。我掉下悬崖后,是九头蛇救活了我。接下来……在几十年中我迷失了,没有任何自我意识。在那段时间里我……现在我的朋友们、队友们、还有心理医生们都告诉我……他们说我在那段时间里做的事不是我的错,我没有责任。但我因为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杀了人,杀了那些原本应该活下去的人。我很懊悔,常常睡不着觉。我会用余生试着去赎罪。我不想玷污巴基·巴恩斯的记忆,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那些珍视它的人们。但有些人开始认为冬兵……值得像复仇者们那样受到公众的喜爱,我无法做到对他们隐瞒。”巴基说话时,房间里每一双眼睛都紧紧盯着他。“有人要提问吗?”


霎时间,记者们一阵骚动。一个看起来比巴基和史蒂夫岁数还小的年轻人站了起来。


“为什么你都没有变老?”


“我告诉你我手上沾了无辜者的鲜血,而你就关心这个?”巴基摇摇头,“我有变老,虽然只老了一点。九头蛇太爱我了,他们不需要我的时候就把我关进冰箱里保存。”


另一个记者,一个摆出一副攻击性姿势的中年人,把他的麦克风戳向前:“是什么让你背叛了……”


“不,”巴基先于史蒂夫打断了他的话,“我从没有背叛任何人。我曾做了许多让自己良心不安的事,但你不能把这项罪名加到我头上。永远不要怀疑我的忠诚。相信我,任何时候只要我清醒着哪怕一分钟,都会捏碎一两个九头蛇成员的脖子。所以他们要确保我完全不记得我自己。编程、洗脑……随便你把它称作什么,在史蒂夫……在罗杰斯队长找到我后,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战胜它。”


一个年轻的女人站了起来:“你有没有害怕过你会再度迷失自己?”


巴基再一次紧绷起来,他身侧的双手攥成了拳头。“我被告知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的,我害怕,一直都害怕。”他的身子摇晃了一下,摇摇头说,“我想我今天说得够多了。”再没多说一个字,他转过身,径自从后门快步离开了舞台。


史蒂夫的第一反应是跟上去,但随即他转过身独自面对麦克风。“请大家原谅巴恩斯中士,他经历了太多。如果你们还有任何问题,我会尽力回答。”


记者们立刻抓住机会提问。“罗杰斯队长,你会说你相信巴恩斯中士吗?”提问的是之前指控巴基叛国的那个有敌意的记者。


“比任何人都相信。”史蒂夫毫不犹豫地回答,“这并不只是基于我的身份和我们两人之间的历史。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他,而他也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他值得我们信任。在战场上他总是出现在我们需要的地方,永远在保护我们的后背。”


“你们有没有想过他有可能是卧底?”那个男人还在追问,天哪,这些人不是被筛选过的吗?史蒂夫明明记得托尼说过不会有混蛋出现在这儿。


“我们考虑过这个问题,最后否定了这种推测。但我向你们保证,我们有很严肃地看待安全问题。”他的记忆飞回巴基回归的第一个月,想起巴基的手腕被拷在医院的病床上,而他本人也同意这么做对大家都好。“谁还有问题?”


一个黑发女子站了起来,向史蒂夫微笑着问道:“最好的朋友归来,这让你感觉如何,队长?”


史蒂夫回给她一个微笑:“有时候,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有多么幸运。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机缘巧合,贫瘠的语言根本无法表达我有多么快乐。这一切都来之不易。我们所经历的,都会留下印记。但我们正一起去面对,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期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第二次机会。好了,下一位……第三位,如果我没算错的话。”


                         ***


巴基坐在客厅的地板上,身边围了一堆史蒂夫的素描本。他正翻阅着其中最新的一本,里面描绘了复仇者们和纽约的城市风光。当史蒂夫在他身旁坐下来时巴基正看到一张他自己的画像,穿着宽松的毛衣,左手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右手拿着一个盛着满满一大堆煎饼的盘子。史蒂夫是根据回忆画的这一张。


“我很抱歉我跑掉了。”巴基轻声说,“我受不了了。”


“你今天真的很勇敢,”史蒂夫说,“我为你感到骄傲。”


“真的吗?换做是你,绝不会临阵脱逃的。”


“在逃跑这方面你永远比我机灵。”史蒂夫说,引得对方笑了出来。“你做得很好了。”他把手放到巴基的背上。


巴基靠在了史蒂夫的身侧:“我走了之后你又跟他们说了些什么?”


“我说能有你回到我身边,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史蒂夫说着,将下巴搁在巴基的脑袋上。


“傻瓜。”巴基咕哝着。


史蒂夫挪动了一下位置,直到把巴基调整到自己打开的两腿间,让他的背靠着自己的胸膛。“接下来的几周会变得很疯狂,巴基。”


“我知道,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巴基歪了歪头让自己靠得更舒服,而他的嘴唇拂过了史蒂夫的下巴。史蒂夫的心怦怦跳起来。“我需要他们知道真相。我不在乎他们现在是不是喜欢我,这世上我只在乎一个人的想法,鉴于他总是给我过多的拥抱……”


“要我停下来吗?”史蒂夫问,装作要抽身而去,努力忽略片刻前盘踞在小腹的那股暖流。


巴基抓住史蒂夫双手的手腕,把他的胳膊拽过来围在自己腰上。“你是个不错的靠背。”


然后他又伸手去拿另一本素描。


评论(9)

热度(133)

© 腐则天 | Powered by LOFTER